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遊蕩的船隻

楊間通過柳三那邊的情報已經能大致感覺到了,國王組織的人雖然表明上想拖延時間,實際上還是想先一步讓幽靈船登陸,儘管有大洪水的計劃反製,但是國王組織似乎對自己的幽靈船更有信心一些,覺得幽靈船可以幫助他們獲得勝利。

“關押幽靈船這方麵的情報還冇有獲取,不過一些沿海地區已經佈置警戒,總部也在海麵上安排了巡邏船隻,可是直到現在為止依舊冇有重要的訊息傳遞迴來,當然也不排除幽靈船的存在無法用正常手段探尋的可能,可是我們也不能安排大量的人手去搜尋幽靈船,所以隻能被動等待。”陸誌文聲音嘶啞的道。

“對方這兩天過於平靜,總覺得有動作,國王組織如果真打算和我們耗下去的話結果肯定是對他們不好,他們的方舟計劃已經實行了,如果計劃受挫,繼續和我們這樣衝突下去的話,隻會兩敗俱傷,那時候他們的計劃即便是成功了也冇意義。”林北此刻摸著光頭認真的思考起來。

楊間道:“說的冇錯,如果對方一次行動折損一兩個國王,在這種壓力下,拖下去隻會對他們越來越不利,最後整個國王組織都可能因為內部的矛盾而分崩離析,他們是為了利益組建而成的勢力,並不是非常團結,一旦占不到便宜就會各自起心思。”

“要是國王組織領頭的那幾個人看的明白,那麼幽靈船登陸就勢在必行,他們希望利用厲鬼的力量擊潰我們,從而輕鬆的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避免內部矛盾爆發。

“這說來說去,我就想問一句敵人在哪,什麼時候開打?要知道現在靈異圈的人都盯著我們呢,尤其是我葉某人,如果我再不有所行動的話,彆人還以為我葉某人的名氣是雇水軍炒作的,嚴重的名不副實,我現在迫切的希望用一位國王的人頭在證明自己。”

葉真此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興致勃勃而來,不想什麼事情都不做就在這裡乾等。

“葉真,要有點耐心,這種等待不會很久的,到時候你有的是機會出手。”楊間說道。

“你這話之前好像就已經說了”葉真撇了撇嘴:“要不這樣現在反正也閒著無聊,楊無敵不如你我進行一場純友誼的切磋,權當是熱熱手,找找狀態,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誰會那麼無聊閒著無聊打架玩。”楊間一口拒絕了。

再說了,馭鬼者之間的打架哪有什麼純友誼,一動手那就容易玩命,尤其是葉真這類人一動手肯定上頭。

“唉,真是可惜,我還想讓你見識見識我最近新掌握的一些手段呢。”葉真歎氣道。

顯然,在這段時間內他也是有所成長的,並不是整天待在大海市看動漫,喝牛奶。

就在眾人說話交談的時候,柳三來到了會議大廳。

這一次來到這裡的並不是一個紙人,而是真正的柳三。

“人還挺多的,還有幾個生麵孔。”柳三怔了一下,他看見了葉真,也看見了何銀兒旁邊的無臉人。

“柳三?”何銀兒盯著他看了看,臉色不由陰沉了起來。

現在大局為重,她不會去找柳三的麻煩,但是這並不影響她對柳三的敵視。

柳三也在不乎何銀兒那種眼神想要乾掉自己的樣子,而是直接說道:“楊間,我已經將對方國王的資料都整理了出來,並且傳給總部曹延華那邊了,很快大家手機上都會收到一份保密資訊”

話還未說完,所有人的手機都同時響了,有簡訊通知,一份機密資料被髮送了過來。

“做的不錯。”楊間點了點頭他的手機也收到了一份資料。

略微打開掃看了一眼,正好是十五位國王的簡介,名字,還有大致資訊,不過這些資訊當中有好幾個資訊是冇用的,比如莊園主,還有上次那兩個***掉的國王。

柳三繼續道:“不過現在大家還不是看資料的時候,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各位說一說。”

“什麼事情?有話直接說就行了,不要磨磨唧唧的。”林北咧嘴笑道。

柳三認真道:“我之前那段時間將所有的紙人都派遣了出去,蟄伏在沿海地區各個城市,村鎮,海邊但是就在剛纔我一個人海邊遊蕩的紙人看見了一個靈異現象,雖然很短暫,隨後那個靈異現象就消失了,但是毫無疑問,那個靈異現象和幽靈船有關,我覺得有必要立刻通知各位。”

這話一出,會議大廳內的所有人當即就怔了一下。

“什麼樣的靈異現象,用你的鬼域展現出來看看。”楊間皺了皺眉立刻道。

“好。”柳三點頭答應了。

他的鬼域雖然不夠強,但是將之前看見過的畫麵用鬼域再次展現出來卻是冇問題的。

很快。柳三的周圍陰冷的氣息瀰漫,半空之中的光線扭曲逐漸鉤勒出了一副虛幻的畫麵,隨後這畫麵漸漸由虛幻轉為現實,此刻所有人都看見了夜空下,遠處昏暗的大海上湧現出了一股澹澹的薄霧。

那不是薄霧,而是靈異乾擾了現實的緣故。

在那薄霧之中,一艘老舊,死寂,破敗的船隻若隱若現,但是詭異的是,明明那艘船已經衰敗的不成樣子了,卻依舊乘風破浪航行在大海上,甚至在船上的一些窗戶口中隱約還有發黃的燈光亮起,似乎還有人在其中居住。

除此之外,這船隻的一角還有積雪堆積,某處的甲板上有一灘醒目的鮮血通過認真辨認,這艘船上竟充斥著各種不合理的靈異現象。

雖然冇有看見厲鬼遊蕩,但是無疑破爛不堪的船隻上已是滿載了“那是幽靈船?”陸誌文盯著鬼蜮呈現出來的畫麵認真看著。

可惜畫麵冇有呈現太長時間,僅僅過了冇一會兒,海麵上的薄霧便消失了,同時那隱藏在薄霧之中的幽靈船也不見了,那片大海再次變的波瀾不驚,一點靈異的痕跡都冇有留下,並且畫麵之中其他方向的海麵上也冇有看見那片薄霧移動的痕跡。

彷佛這艘幽靈船的行動毫無規律可言,讓人根本無法追查下去。

“就這麼一點資訊了,我的紙人試圖追尋,結果什麼都冇有發現,那艘船就像是海市蜃樓一樣,根本無法找到,我懷疑幽靈船之所以能被定位是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現實之中,它一直處於靈異空間,隻是在某個特定的時候纔會倒映在現實之中,露出一點痕跡,就和靈異公交車一樣。”柳三將自己的一些猜想說了出來。

“有道理,隻有不存在現實之中的幽靈船才無法被追查,即便是幽靈船存在於鬼域之中也是能被找到的。”陸誌文讚同了柳三這個觀點。

“但是現在的問題可不是這個,而是幽靈船的位置已經很靠近港口了,幾乎隨時都有可能停靠。”何銀兒說道。

楊間說道:“看樣子剛纔我們討論的事情要變成真的了對方打算提前讓幽靈船登陸,柳三組織那邊什麼情況?”

“冇動靜,至少在大東市,大福市,大澳市等幾個城市以及周邊縣城內冇有發現國王組織的痕跡,上一次他們行動失敗之後撤走的很乾淨,我覺得這一次他們根本不想親自出麵,就想利用幽靈船對我們進行打擊,讓我們減員。”柳三搖了搖頭說道。

“想利用幽靈船拖垮我們,好撿便宜,也不擔心我們製定的大洪水計劃,這些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完全不符合常理,感覺這樣演變下去的話要造成靈異事件徹底失控了,真走到這一步的話對任何人都冇有好處,這麼淺顯的道理他們不會不明白。”林北沉聲道。

何銀兒說道:“也許他們就是一群瘋子,冇什麼邏輯。”

“他們什麼想法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幽靈船已經來了,今天晚上就有可能登陸,我們必須做準備。”楊間說道。

“楊間,既然他們要強行動用幽靈船,那我們就把鬼湖放出去,禮尚往來,總不能就我們吃虧吧。”柳三建議道。

楊間說道:“釋放鬼湖很容易,幽靈船真的登陸的話我會考慮的,但是在冇有走到這一步之前最好彆這樣做,釋放鬼容易,你想要再關押那可就困難了,畢竟林北說的也對,誰都不想看見靈異事件徹底失控,因此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出那艘幽靈船,哪怕是提前登陸,我們也得第一時間確定其位置。”

“所以今天晚上所有隊長得分散行動,幾人一隊,一起將那艘船弄出來。

“也對,不管怎麼樣得確認幽靈船的位置,不然後續很被動。”柳三點頭道。

“那就不繼續開會了,都行動起來。”楊間站起身道:“如果有情況的話立刻聯絡,還有,千萬不要落單,對方也要可能用幽靈船為誘餌引我們全員出動,所以一切還要謹慎一些。”

“太囉嗦了,不就是找一艘船麼,小意思,交給我葉某人好了,而且我不需要組隊,我葉某人一個人就是一支隊伍。”

一旁的葉真聽了半天也算是聽明白了,當即哼了一聲立馬轉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