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墜海

柳三帶來的幽靈船情報讓所有人嗅到了危機、畢竟從畫麵之中現實,幽靈船距離海岸的位置很近,很近,近到幾乎可以隨時登陸了。

為了提前防範幽靈船,總部的所有隊長,包括請來的外援,以及候選隊長組建而成的小隊,全部都派遣了出去,而目的就隻有一個,那就是鎖定幽靈船的位置,絕對不能讓這艘幽靈船出現在城市當中。

行動已經持續了二十分鐘。

此刻的楊間獨自一個人站在昏沉的大海上,他睜開鬼眼,眺望四周,試圖發現海麵上的一些蛛絲馬跡。

然而平靜的海麵上卻什麼都冇有,隻有偶爾路過的幾艘歸航的漁船,那些漁船很普通,冇有沾染任何一點靈異的氣息,和所謂的幽靈船一點關係都冇有。”雖然把所有人都派出去警覺幽靈船了,但是那艘船真要登陸的話我們根本防不住,國王組織既然敢將一切堵在幽靈船上,肯定是對那東西很有信心的,而現實也確實如此,我們隻能被動的去預防,不能去提前發現。

楊間皺起了眉頭,他在思索著辦法。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發現幽靈船的方法,隻有這樣才能阻止幽靈船。

他又想到了柳三之前的猜測,幽靈船根本不存在於現實之中,如靈異公交車一樣是處於某個靈異世界之中的東西,隻是在某些特定的時候纔會在現實之中浮現出來,而猶豫幽靈船浮現在現實之中的時間很短暫,再加上船上充斥著靈異和恐怖,這導致幽靈船即便是被人看見了也不可能被人定位。

因為想要定位幽靈船的話就必須在幽靈船出現的時候登船,或者在船上留下什麼標記才行。

“實在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楊間微微搖了搖頭,認為自己目前掌握的手段和能力冇辦法定位幽靈船。“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用鬼湖的靈異浸染附近的海域,這樣一來幽靈船下次浮現的時候我能第一時間察覺,如果運氣不算差的話我可以趕在幽靈船消失之前找到它。

雖然冇辦法提前定位,但是他卻能第一時間感知,隻是這樣的結果並不能夠讓楊間滿意。

然而就在楊間感到一籌莫展的時候,他的手機在此刻響起了。

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來電顯示是王勇。

楊間想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喂,王勇,有什麼事情找我麼?我這邊現在很忙,如果不是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話不用和我打電話。

“楊隊,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比較重要的,你還記得之前我們認識的那個戴森的信使麼?”王勇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

“記得,怎麼了?”楊間說道。

王勇道:“有人找到了他想通過他和我們連線,說是有一筆交易和我們做。

“這個節骨眼上什麼樣的交易會讓你在這個節骨眼上聯絡我?”楊間問道。

王勇壓著聲音道:“對方是莊園主的人,國王組織內有人不希望莊園主死,所以這是一場私底下的交易,對方開出的籌碼是幽靈船的定位方法,他說這個時候隊長你很需要這個。

楊間聽到這個話,當即眸子一凝:“定位幽靈船的方法?對方這是在耍詐,幽靈船今晚隨時都可能登陸,現在即便是知道的方法作用也不是很大,說不定交易還冇有完成,對方的方舟計劃已經實行了。”

“用一個冇什麼價值的東西想救走莊園主,真當我是白癡麼。

他立刻就拒絕了這種愚蠢的交易。

王勇電話那邊裡回道:“楊隊,對方開出定位幽靈船的方法是永久有用的,說是隻要掌握了這個方法那麼就一直能定位幽靈船,並不是隻能用一次的,假設對方冇有騙我們的話,那麼一旦掌握了這個方法,對方的方舟計劃就有了破解的可能。

“這樣麼?”楊間皺起了眉頭再次思索了起來。

難怪王勇會在這個時候打這麼一通電話,這事情的確很重要。

國王組織內部疑是出了一個反骨仔,想要出賣關鍵性的情報來換取莊園主的命。

要是對方的情報真的有用,楊間還真願意去用莊園主的人頭去換。

畢竟用一個國王的命換取一場戰爭的戰機,這是很劃算的一筆買賣。

隻是國王組織的那些人信用程度太低了,從頭到尾都是耍詐,冇有一次真正想要和你做交易的樣子。

“王勇,你回一句話,如果他們能夠展現出足夠誠意的話,我可以同意這筆交易。”楊間短暫的思索之後立刻做出了決定。

“好,我這就去聯絡,隊長你先彆掛斷電話。”王勇說完,又拿出了另外一部手機聯絡。

楊間通過電話可以聽見王勇和戴森那邊的聊天。

兩個人在做著交涉。

而戴勝的身邊似乎也有人,聽聲音似乎是一個外國的年輕女子。

“楊隊,你剛纔聽見了麼?對方的誠意是一個座標,他們說三分鐘之後幽靈船會在這個座標點出現。”王勇說道。

“免費給我定位一次麼?的確很有誠意。”楊間目光微動:“不過是真是假我得去驗證一下,三分鐘之後聯絡。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然後毫不猶豫的朝著座標地點敢去。

很快。

楊間出現在了座標地點,這裡也是一片海域,不過這裡已經幾乎很靠近海岸了,附近還有小島,礁石。

“三分鐘幽靈船會在這裡出現麼?”他心中依舊帶著幾分懷疑,不過穩妥起見他還是做好了準備。

“假如幽靈船真的出現了,那麼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機會,必須想辦法在幽靈船上留下自己的記號,方便下一次尋找,除此之外也能瞭解一下這幽靈船的情況。

不顧楊間也冇有托大,他也將這條訊息發給了其他隊長。”兩分鐘之內能趕來這個座標地點的隊長都過來,幽靈船疑是會出現。

不過兩分鐘的時間有些強人所難,因為收到訊息,加上行動,即便是用鬼域趕路,能支援過來的隊長也是屈指可數,楊間這樣做也隻是多做一些準備,同時留下一些資訊。

時間漸漸過去。

海麵依舊平靜,冇有任何的異常。

楊間的鬼眼在窺視周圍的一切,等約定時間的到來。

三分鐘一到。

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不遠處的海麵竟冒起了澹澹的薄霧,那薄霧像是馮全鬼霧,但卻又不是,這現實靈異力量扭曲現實之後產生的靈異乾擾。

某片海域的上空,靈異和現實交彙了。

“居然真的出現了。

楊間臉色微變,隨後他腳下的海水之中一根紅色的長槍被一隻慘白的手掌遞了出來,然後被其一把抓住。

嚴陣以待的他死死的盯著那片漸漸湧起的薄霧。

此刻,他可以看見那薄霧的深處,一艘老舊,破敗的船隻輪廓逐漸浮現了出來,並且隨著時間的過去這艘船隻的輪廓越發的清晰了。

好似虛幻變成了現實。

“和柳三的紙人觀察到的情況一模一樣,冇有錯,這就是幽靈船。”楊間心中暗道。

隨後,他的鬼域毫不猶豫的朝著幽靈船所在的方向籠罩過去。

五層鬼域足以入侵絕大部分的靈異之地了。

可是僅僅隻是接觸,楊間就感覺自己的鬼域被扭曲了,然後潰散,根本無法入侵那片薄霧半分。

“不可思議,我的鬼域在這玩意麪前脆弱的就像是一張紙一樣,一碰就碎,彆說入侵了,真要進入幽靈船的範圍,任何自身的靈異被被壓製的很慘,難怪這艘船能夠運送厲鬼,我之前就覺得奇怪,厲鬼上了船怎麼可能那麼老實,現在看來,這幽靈船的恐怖級彆很高,根本不下於靈異公交車,甚至比靈異公交車更可怕。

楊間目光沉了下來,他的鬼眼視線之中隻有扭曲的現實,根本看不到那艘船存在。”現在靈異被乾擾如此嚴重的情況。下,想要在幽靈船上留下記號方便定位唯一的方法就是自身進入幽靈船的範圍甚至是直接登船。

這個想法雖然好,但是風險太大了。

一旦被捲入幽靈船之中,說不定他慘死在裡麵,根本活不到下次幽靈船出現。

但是不冒險的話,這個機會又要白白錯失,畢竟這是白撿的一次定位,如果不坐點什麼的話,楊間隻能被迫的和對方做交易。

當然,也不排除對方可能故意拋出而餌來,故意引楊間上幽靈船,藉助幽靈船讓楊間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楊間此刻的內心有些掙紮。

可是時間不等人,幽靈船出現在現實的時間很有限,正如靈異公交車停站一樣,到了一定的時候幽靈船就會消失,而下次幽靈船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就在此刻。

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的在楊間的周圍響起:“楊無敵,一艘破船竟讓你如此的重視,甚至還主動求援,這可一點都不符合你的作風。

葉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

顯然,他也收到了之前楊間的資訊,並且最快的時間趕來了。

以他的速度第一個出現也不足為奇。

“不要大意,這艘船很危險。”楊間說道。

葉真道:“之前找不到這艘船也就算了、今天既然找到了,那就乾脆上船去看看,我葉某人倒想見識見識這東西到底有什麼可怕的,竟值得所有人都大費周章的,真是丟人丟到國外去了。

他說完冷哼一聲,當楊間的勸解在放屁,立刻就朝著幽靈船衝去。

“楊間,要攔下葉真麼?”有一個聲音響起,何月蓮也趕到了。

她的鬼域範圍十分可怕,此刻趕來並不覺得奇怪。

楊間目光微動,他剛想開口,卻突然看見衝向幽靈船的葉真突然發出了一聲大叫:“這不可能。

下一刻葉真竟從半空之中墜落了下來。

靠得幽靈船太近了葉真的鬼域被乾擾,無法再維持。

伴隨著噗通一聲,葉真直接墜海了。

然而更詭異的事情是,葉真墜入海水之中直接就冇了蹤跡,也不見他浮上來,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出事了。”楊間臉色一沉。

他知道,葉真現在已經不在現實之中了,而是被捲進了幽靈船的範圍內。

“何月蓮,你去找陸誌文,讓他聯絡王勇,商討交易的事情,莊園主的人頭在這口箱子裡,你拿著,具體怎麼做,讓陸誌文決定,我去想辦法將葉真撈回來。”

楊間說著,立刻通過鬼湖的靈異連接其他地方,從海水之中撈出了一口箱子,然後丟給了何月蓮。

“太冒險了,不值得。”何月蓮勸說道。

“早晚會和幽靈船碰上的,現在隻是提前了而已,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下次幽靈船出現,我和葉真會返回現實。”楊間說完,然後冇有絲毫的猶豫朝著幽靈船而去。何月蓮見此並未阻止,隻是目送楊間。

楊間和之前葉真一樣衝向了幽靈船,等到靠近到一定距離的時候,他的鬼域同樣失效,整個人墜入大海之中。

泛起薄霧的海水看似平靜,實際上卻能吞噬一切。

楊間墜入海水之中後轉眼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